Tag Archives: 投毒案錢仁風出獄

「投毒案錢仁風出獄」雲南保姆第二天就有人來提親

tyt:S03A-fxtwuff5239132.jpg

「投毒案錢仁風出獄」雲南保姆第二天就有人來提親

之前不知道田副院長會當場道歉,有點意外,但還是蠻欣慰的。在錢仁風的預設裡,應該是當年辦案民警和法官站出來道歉。

雲南省昭通市巧家縣保姆錢仁風投毒冤案在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舉行錢仁風申請國家賠償案聽證會,就錢仁風無罪案件申請國家賠償955萬餘元進行聽證,聽取意見。正在廣東打工的錢仁風向所在公司請假,在代理律師的陪同下準時出現在聽證會上。

如今,錢仁風在廣州工作已有四個月。在監獄生活了十多年的她,還不能很好地處理工作和生活的關係。同事下班,都走了,我下班卻還是在工作,我不知道怎麼放鬆自己,還有些監獄裡留下的狀態。

為了彌補這種愧疚感,錢仁風每天都​​會給父親打電話。畢竟母親去世後,父親是她在世上唯一的依靠了。差五個月,她沒來得及與重病的母親見上最後一面。

錢仁風在獄中每當想母親的時候,都會在葫蘆上編織媽媽我想你的字樣。如今,這些編織著自己對媽媽思念的葫蘆也被她帶到了廣州。每當深夜思念母親的時候,她都會把這些隨身帶著的葫蘆拿出來看看,對於已在監獄生活十幾年的錢仁風來說,離適應高牆外的生活還有一段很長的距離。

出獄第二天就有人來提親,錢仁風也會常常憧憬愛情,憧憬將來有一個自己的孩子。男孩女孩我都喜歡,想把他(她)培養成一個有知識、有文化、懂法、善良的人,但是都被她一一謝絕了。因為我剛回到社會這麼短的時間,我沒法衡量一個人是不是真心對我好。我一定要找一個真心對我好的人。

在當日的聽證會現場,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國家賠償委員會主任田成有則代表云南省高院向錢仁風送出了美好祝福,我認為這種痛苦、折磨,失去自由的代價,怎麼道歉都不為過,希望你開啟新的生活,能堅強地走下去。